“听”懂鼾声 乐享优质睡眠

韦恩德·萨默斯和两个堂兄弟在南非长大,小时候他们常常躺在一张大床上听爷爷讲故事。“虽然说起来惭愧,但是相比听故事,我们更期待爷爷睡着。爷爷睡着之后就会开始打鼾,期间,他的呼吸会停止很长一段时间,而当他再次呼吸时,会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喘息声。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观察这种现象非常有趣。但是,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韦恩德回忆道。

韦恩德·萨默斯博士

现在,作为Mayo Clinic心血管睡眠研究领域的负责人,韦恩德·萨默斯医生的团队致力于研究自主神经系统在心血管调节方面的作用,尤其是在睡眠期间的影响。他对爷爷的记忆也贯穿于他的医疗研究和实践中。“爷爷是在睡梦中过世的,”他说道,“数年后,我才开始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

九十年代《新英格兰医学期刊》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介绍了萨默斯团队的睡眠研究成果,文章重点描述了正常睡眠如何影响心脏、血管和交感神经系统。此后的研究表明,睡眠紊乱,尤其是睡眠中呼吸暂停,对健康有严重影响,受此困扰的人不仅会长期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而且患心脏病的风险更高。萨默斯博士表示,当睡眠极差的人在睡眠过程中呼吸暂停,处于低氧期间,心脏性猝死的风险会增加 80% 左右。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是几种呼吸暂停中最常见的类型,指在睡眠期间呼吸短暂停止,大约四分之一的中年男性和十分之一的中年女性受其影响。

当软腭和舌头回落到喉咙,关闭部分甚至是全部气道时,便会出现睡眠呼吸暂停。

暂停时长达到 20 秒时,血液中溶解氧的含量便会大幅下降。缺氧会使人从睡眠中惊醒,不过他们可能很快便会再度入睡,且不会意识到曾一度被惊醒。睡眠呼吸暂停情况严重时,这种现象大概每小时会重复出现 30 次以上,导致患者无法入睡。

“患者呼吸困难,会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萨默斯博士介绍道,“由于气道闭合,吸气时胸腔中会产生巨大的负压。部分人的心壁相当薄,外侧吸气使其内部中空。研究表明这不仅会改变心房结构,还会增加房颤的可能性。”

“呼吸暂停造成二氧化碳水平上升、氧气水平下降,” 萨默斯博士进一步介绍到。这刺激了交感神经系统对抗或逃避的化学反应——心跳加速,血管收缩,血压飙升。

“心脏被迫在缺氧且二氧化碳浓度较高的环境下超负荷运转,”萨默斯博士表示,“二氧化碳产生的酸性物质、肾上腺素以及类似的激素充斥着血液,患者将饱受心血管疾病之苦。”

2003 年及 2004 年,萨默斯博士和他的合著者在 Circulation中发表的研究内容揭示了睡眠呼吸暂停和心律失常之间的关联。房颤患者如果同时存在睡眠呼吸暂停现象,则疾病复发率更高。在 2005 年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中,萨默斯博士和同事还揭示了由心脏问题引起的猝死事件中,睡眠呼吸暂停患者在睡眠期间的死亡率会达到高峰,而其他群体更容易在早晨心脏病发作。

萨默斯博士的研究指出,相对于血压和高胆固醇,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是心脏性猝死的最有力预警指标之一,而重要的衡量指标是患者血氧含量在发作期间的下降程度。2013 年《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上发表的一项覆盖 10,701 名成年人的纵向研究显示,依据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严重程度的几项衡量指标(尤其是夜间低血氧)可以预测心脏性猝死的风险大小。

黄色区域表明患者呼吸减少的时间
红色区域表明患者完全停止呼吸

嗜睡也与心脏性猝死具有一定的关联度,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致死的原因究竟是长期睡眠不足,还是嗜睡与呼吸暂停期间低氧的共同作用。“嗜睡症患者面临的风险似乎更大,” 萨默斯博士表示,“我们也正在尝试探究个中关联。”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也会带来包括冠状动脉疾病和中风在内的其他风险。除此以外,“尽管鲜为人知,但是睡眠呼吸暂停与痴呆症之间也存在着一定联系”,萨默斯博士说。

在儿童群体中,也有证据表明睡眠呼吸暂停会影响认知功能。“如果孩子在夜间打呼噜,甚至每小时出现一次呼吸暂停,这就是一个反常现象,需要加以治疗,”萨默斯博士表示,“有睡眠呼吸暂停症状的孩子在校学习成绩通常不尽如人意。有数据表明,治愈呼吸暂停可以使他们的智力得到更全面地发展。”儿童呼吸暂停的常见原因主要是扁桃体肥大。

当前疗法 了解一下

许多人长期感觉疲惫,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症,两者的关联直到最近才得到重视。据萨默斯博士介绍,他刚开始执业时,大概仅有15%的患者得以确诊,现在虽然越来越多的患者得到确诊,但是大多数存在睡眠呼吸暂停的人仍然意识不到自己患有疾病。

患者本人常常不记得自己出现过睡眠障碍,一般是配偶(通常是妻子)怀疑出了问题。而且睡眠呼吸暂停症患者的配偶自身也受制于睡眠不足。

遗憾的是,萨默斯博士表示,“治疗呼吸暂停是否能预防未来心脏病发作尚未可知。”但疾病治疗确实能降低血压,而且,至少能让患者夜晚得以安睡。与此同时,患者可以通过包括减肥和睡前避免过量饮酒或服用镇静剂的方式改变生活方式,而改变生活方式则有助于治疗呼吸暂停。

“大脑苏醒了患者又会重新开始呼吸,”萨默斯博士说。“然而当患者服用酒精等镇静大脑的东西,呼吸暂停的时间便会拉长,那么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很难唤醒大脑。”

另一种解决办法是:使用一种保持下颚向前的装置,防止舌头回落。但是,萨默斯博士警告说,“必须由真正知道其工作原理的人来安装,这样才不会弄伤牙齿、干扰咬合。”

最后,要用持续的气道正压或 CPAP 机器,通过一个面罩将空气缓缓送入气道。“CPAP 非常有效但使用起来患者会非常难受。百分之四十以上的人无法带着它睡觉,”萨默斯博士说。除此之外,CPAP的气泵如烤面包机大小,旅行时不方便携带。

团队合作 探索睡眠奥秘

萨默斯博士发现真正从事睡眠呼吸暂停和心血管疾病研究这一领域的同业者极少,也很少有医学院专门讲授睡眠。 “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然而,几乎所有医学院都只重视日间医学研究。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凭借在该领域的研究,萨默斯博士获得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颁发的睡眠学术奖,该奖项旨在提升公众对睡眠障碍造成的心血管疾病的科学理解与意识。

左起: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希门尼斯博士,
韦恩德·萨默斯博士,迈克·阿克曼博士

萨默斯博士常常与迈克·阿克曼医生等 Mayo Clinic的同事携手研究。迈克·阿克曼医生专注于可导致猝死的遗传病研究,二人研究了包括长QT间期综合症在内的睡眠障碍与遗传性心脏节律综合征之间的关系。长QT间期综合症是一种心脏充电紊乱的病症,有时会导致致命的心跳异常。

“研究发现睡眠、睡眠周期和心脏疾病之间存在某种相互作用关系。”阿克曼博士说。“举例来说,女性早上更容易被响起的闹钟声或婴儿的啼哭声惊醒,这可能是长QT间期综合症女性患者在睡眠期间出现心脏疾病风险增加的一个原因”。

同时,萨默斯博士还与医学博士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希门尼斯展开协作,希门尼斯医生是 Mayo Clinic的心脏病学专家,专门研究心脏疾病以及睡眠呼吸暂停相关的肥胖症。在阅读萨默斯博士的研究成果时,洛佩斯·希门尼斯发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话题,如睡眠欠佳对食欲和葡萄糖代谢的影响等。

16年前洛佩斯· 希门尼斯博士刚刚加入 Mayo Clinic 便请求萨默斯博士担任他的导师。“我当时找到他说,我对您从事的研究领域非常感兴趣——存在睡眠呼吸暂停的患者中有许多人显然患有肥胖症,我看到了在这方面开展协作的巨大潜力。”

“对我来说,这真是一次令人兴奋的合作,因为韦恩德鼓励创新思维,”洛佩斯·希门尼斯博士说。“他拥有科学家的头脑,因此,无论我提出多么疯狂的想法,他都会觉得感兴趣。他刨根究底、追根溯源,愿意深入探究现象的本源。”

据萨默斯博士介绍,睡眠研究今后会变得更加重要,因为睡眠不足所带来的的问题“越来越糟糕,”他说。“与 20 年前相比,我们的睡眠时间减少了。与 100 年前相比,我们睡眠更少。”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电灯以及近期涌现的电脑设备、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

萨默斯博士表示,“如果睡眠不足对健康有影响的话,许多年轻人睡眠不足的问题可能会对未来的公众卫生产生巨大影响。”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第一时间获取lol现金竞猜医疗资讯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20170229 京ICP备160396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20170229

京ICP备16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