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最前沿 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是这样造就医界风向标的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尽管生老病死的规律颠扑不破,但的确有一些事可以改变生命的长度和宽度,譬如,医学的进步和医疗方式的改进。

医学前进一小步,人类前进一大步。在全世界,每天都有无数人在经历病痛和生死,同时也有另一些人在为改变他们的生命轨迹,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进行探索和努力。而将这些最前沿的研究成果分享传播,受益的将不仅是患者,更是世界上的每个人。进入中国三年的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正志在于此。

2019年4月12-13日,第三届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回归北京盛大举行。这一由Mayo Clinic、高瓴资本集团、lol现金竞猜医疗集团、健康界联合主办的高级别年度盛会,汇聚了来自北京市政府、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Mayo Clinic医学专家以及国内知名医疗机构专家和管理者、产业投资机构、国内外药企和新锐公司等共计超过800人的医界精英,通过学科建设、医学转化、资源优化等七场论坛,研讨了当下医疗健康领域最受关注的前沿话题。

“前沿”是本届峰会的一大主题,也是中外专家在分享临床、教研、管理方面的智慧与经验时最常提到的关键词之一。下面,健康界就带您一起领略与会专家们眼中足以改变无数人命运和人类社会运行轨迹的研究成果与前沿趋势。

临床前沿 为治愈癌症插上翅膀

癌症是人类最难战胜的宿敌之一。在人类与癌症搏杀的过程中,一次次失望与希望并存,但胜利的天平正逐渐向人类倾斜。从手术、放疗、化疗,到分子靶向药物治疗,再到新型免疫治疗……治疗手段经历了数次革命后,攻克癌症已不再是渺茫的想象!

“在肺癌的免疫治疗研究中,无论是鳞癌、腺癌、还是小细胞肺癌,都有着大量正在进行的临床研究,并且许多单抗已经在不同类型的肺癌中获批上市,肺癌的免疫治疗正呈现井喷式发展趋势。”Mayo Clinic早期癌症治疗主任、肿瘤科主任医师、肿瘤学教授、药理学教授Dr. Alex Adjei在峰会上分享道。

Dr. Alex Adjei认为,免疫治疗已经成为肿瘤晚期治疗的基石,未来可能像化疗一样,成为常规治疗手段。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还会有更明确的生物标记物出现,以指导免疫临床用药;同时,免疫治疗的不良反应也会有更多的应对策略,相关研究也将更为精准和细化。

Mayo Clinic早期癌症治疗主任、肿瘤科主任医师、肿瘤学教授、药理学教授 Dr. Alex Adjei

免疫联合治疗,尤其是免疫联合化疗,已经为驱动基因阴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带来了突破。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主任医师、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研究所所长周彩存教授认为,免疫治疗是肺癌治疗的未来,而在目前,免疫联合化疗是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化疗药物往往可以比较快地破坏肿瘤细胞结构,将肿瘤抗原暴露出来,把“冷肿瘤”变成“热肿瘤”,这样便于免疫治疗充分发挥作用,协同增效。

免疫联合血管靶向治疗也是非常重要的方向。在肺癌等瘤种治疗中,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好的结果。由于血管生成是肿瘤发生发展的重要形态与基础,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改善恶劣的肿瘤微环境,有利于PD-1/PD-L1单抗更有效发挥抗癌作用。周教授同时提醒:免疫治疗虽然还有待探索,但免疫治疗联合放疗、免疫治疗联合手术治疗值得关注。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主任医师、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研究所所长 周彩存教授

另一方面,随着人们对健康的认识,特别是经济社会、环境、生物因素对于公共健康的影响,癌症的发病与死亡率呈现上升的趋势,其中既有遗传的因素,更有和行为有关的因素。在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首席专家支修益教授看来,健康指南和延续性服务模式都是我们应对慢性疾病的举措。从制度上让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到重大疾病全球化监测预警应急处置网络建设,都是我国走向全球一体化的重要内容。

对于新时代医疗健康科技对肺癌诊疗带来的变革,支教授表示,未来如何在影像学筛查的基础上,加上生物分子标志物、液体活检等检查手段,通过血液、痰液、尿液就可以筛查肺癌,通过早期干预就可以降低肺癌的死亡率值得探索和期待。目前,很多疾病的预防和筛查手段都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通过人工智能技术锁定高危人群,也是肺癌防治的重点研究方向之一。

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首席专家 支修益教授

当前,已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免疫治疗与化疗、放疗等肿瘤常规治疗手段联合使用的疗效较单一疗法更好。但到底能提高多少,以及如何将最佳、最恰当的免疫治疗和放疗有机结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肿瘤中心卢铀教授表示,在临床实践中,广泛采用的是每周5次的常规分割放疗(CFRT)。由于免疫细胞对放疗非常敏感,因此反复多次放疗足以杀灭体内产生的免疫效应细胞。

放疗联合免疫治疗展现出了较好的应用前景,但其临床治疗时的不良反应也不可忽略。单用免疫调节剂有可能引起较严重的不良反应;而当免疫调节剂联合放疗时,则具有加重放疗引起放射性肺损伤的可能性。另外,由于抗肿瘤免疫反应通常是由刺激信号和抑制信号共同调节的,因此只有在合适的时间点进行合适的免疫调节,才能产生积极的效果。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肿瘤中心 卢铀教授

教研前沿 为寻找最佳医疗实践指明方向

人,不仅是大自然造物下的精密仪器,更是有多样思想和情绪的复杂精灵。“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特鲁多医生的遗训恰恰道出了医学的本质:医学不仅仅是科学,更是人学。从医学的专业细化、专科分化到整合医疗、多学科协作正是逐渐靠近医学本质的必然趋势。

以患者体验、多学科协作享誉全球的Mayo Clinic,这方面的经验不胜枚举。Mayo Clinic全球业务发展部主席Sharon Gabrielson表示,临床诊疗是非常复杂的,因此需要多学科团队共同参与诊疗,这样才能提供基于实证的标准医疗服务;同时,临床诊疗还需要用高效率、高质量的方法进行系统整合,这样才能保证结果和质量的最优化。

据Sharon Gabrielson介绍, Mayo Clinic之所以能做到为患者提供最好医疗服务的一部分原因,正是科研和实践的紧密结合。将转化医学成果快速落地,使患者受益,也是Mayo Clinic能够成就150余年盛誉的秘笈之一。

Mayo Clinic全球业务发展部主席 Sharon Gabrielson

作为转化医学成果全球领先的医疗机构,Mayo Clinic的转化医学是如何落地的?Mayo Clinic普通内科主任医师Dr. Sandhya Pruthi的现场分享,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我们的目标是要找到最佳实践方法,支持最尖端治疗的选项,同时需要提高全球使用Mayo Clinic临床实验的可能性,加强医疗从业者和病人的受教育机会。所以,我们会做团队跨学科的建设,让不同领域、实践和教育的人员可以结合在一起。”

Mayo Clinic普通内科主任医师 Dr. Sandhya Pruthi

另一方面,医学继续教育与高速发展学科协同同样重要。据Mayo Clinic 继续教育学院国际部运营经理Jennifer Curran介绍,Mayo Clinic学院是一个具备360度连续继续教育的支持系统,每年有13万学员学习。一个美国医生的学习年限从完成本科,之后进入医学院学习4年,接着是3-4年住院医师培训,再进行3-4年的专科医生培训。医生学习培训加上真正在工作岗位上进行的继续教育,总共的学习培训时间要超过25年。

同时,Mayo Clinic还提倡在工作实践过程中不断追求卓越。Jennifer Curran表示,Mayo Clinic的持续教育是医学科学院来负责,由5所专业学校众多支持科室和智能科室组成,致力于对于未来领导者、医生以及辅助医务工作人员培训,所有的院区都是以“患者需求至上”的信念为中心,这也是Mayo Clinic的理念。

Mayo Clinic 继续教育学院国际部运营经理 Jennifer Curran

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同样被日渐重视,甚至已上升到了国家战略高度。对于肿瘤转化的研究现状与方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研究所王洁教授表示,“医生在临床过程中会发现很多问题,从临床走向实验室,得出研究结果再回到临床验证,两者之间是互动的过程,最终将学科发展推向新的高度。”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研究所 王洁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下称华西医院)在医学转化方面的成果居全国前列。华西医院副院长龚启勇在分享经验时说,华西医院主要通过制定前瞻性科技成果转化政策、组建专业化技术转移机构和团队、搭建全产业链的转化医学平台,加强政医产学研协同创新四个方面来推动成果转化。据他介绍,华西医院是从团队建设、政策制订、机制建立、平台建设和政医产学研的多方协作,来推进医学科研成果转化。这些创新之举,保障了华西医院的医学科研成果转化水平稳居全国领先位置。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副院长 龚启勇

管理前沿 为医疗服务可持续发展做保障

三医联动、医疗质量、医保控费、分级诊疗……这些都是当下我国医院管理领域最热的话题。其中,“三医联动”更因其是深化医改的不二方略而备受关注。

对三医联动模式有着多年研究的中国药学会科技开发中心原副主任肖鲁,引用中国药学会不久前发布的“医院用药监测报告”指出,中国医院药品使用正呈现出以下八大特点:一是医院全药品种数较为稳定,但不同层级医院用药结构差异性较大,集中度较低;二是医院全药采购金额与采购量的增速均放缓;三是分治疗领域用药结构较为稳定;四是注射剂的“金” “量”占比不断下降;五是基药在疾病治疗保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六是医保药品“金”“量”增速回升明显;七是抗肿瘤及免疫调节剂为医保基金支付增量的主要流向;八是心血管病患者是医保目录调整的最大受益者。

中国药学会科技开发中心原副主任 肖鲁

推动“三医联动”,医保是关键。如何充分发挥好医保的杠杆作用,走在全球前列的Mayo Clinic经验,或可给迈入深水区的中国新医改提供有益的启示。

据Mayo Clinic 执行副总裁、董事会成员、理事会成员、合规与风险管控医学总监Dr. Lois Krahn介绍,与中国“分级诊疗”概念相似,Mayo Clinic会将不同病情的病人分为金字塔的三级。最底端是住在社区中的绝大多数人,需要的是较为基础的治疗;中间一层的人是有中等复杂程度的病情,需要多一些照护;一小部分是有非常复杂病症的人,位于金字塔顶端。“Mayo Clinic在做的,就是确保处在顶端的患者都能享受到医疗服务。”Dr. Lois Krahn说。

Mayo Clinic 执行副总裁、董事会成员、理事会成员、合规与风险管控医学总监 Dr. Lois Krahn

对于Mayo Clinic在医疗支付系统方面的做法,Mayo Clinic合作支付部国际支付方合作行政主管Shayn Carlson表示,当倾听客户建议时,首先要建立付费方和雇主最需要的几个方面,例如预算的主要领域、当前利益结构的痛点、其他付费方式是否重要、理解员工的敬业度等。与此同时,也要做好5点准备:相关数据、治疗成功率、具有影响力的患者体验故事,定期沟通工作表现的计划以及实现“总控”,以确保合约能够真正且成功地履行。

Mayo Clinic合作支付部国际支付方合作行政主管 Shayn Carlson

事实上,美国的医保控费形势也同样严峻。Mayo Clinic创新支付部总精算师、副主席Julie Wang预测道:“2025年的美国医疗支出将达到五万五千亿美金,涨到了一个医疗不可持续发展的状态。”

干预或扭转这一局面迫在眉睫,而Mayo Clinic已经成为先行者。据Julie Wang介绍,Mayo Clinic主要从供给方和需求方两方面采取了相应的控费方法。针对供给方,Mayo Clinic的策略是控制价格及改变行为。针对需求方,其策略是改变消费者行为,从根本上降低消费者对医疗服务的需求。

对于如何改变消费者行为,从而达到控费目的,Julie Wang解释:一是对被保人自付额的控制,让消费者更加理性地使用医疗资源;二是对保险覆盖广度的控制。“美国有很多医药保险计划,其中的一些仿制药在很多时候是不被覆盖的。”三是对医疗服务网络的控制。在医疗数据分析的前提下,商保公司会选择医疗质量高而费用低的服务方合作。最后,就是对消费者进行教育。

Mayo Clinic创新支付部总精算师、副主席 Julie Wang

庞大的服务能力也是Mayo Clinic的一大管理特色。“Mayo Clinic不单单服务于美国病人,而是服务于全球130多个国家、每年超过130万的病人。”来自Mayo Clinic医疗机构合作部行政主任门韶华介绍道。

如此庞大的服务群,Mayo Clinic是如何对接的?门韶华表示,面对患者,Mayo Clinic专门设立有国际中心,帮助病人预约门诊、项目核对、财务结算及语言服务等;面对医疗机构,Mayo Clinic开展了正式且有协议关系的合作,不断提供医院管理、品牌认识、学术活动等全方面支持。目前,Mayo Clinic已在全球40多家医院中形成会员关系,中国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便是其中一家。Mayo Clinic这么做的目的,也是希望通过中外医疗资源的合作,帮助患有较复杂或疑难疾病患者,得以留在本院接受更好的治疗,免去奔赴国外就医的舟车劳顿之苦。

Mayo Clinic医疗机构合作部行政主任 门韶华

更好地帮助患者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正是医学的终极意义。而构建一个以患者为中心,传播分享最前沿研究和经验的医疗生态交流平台,也正是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让世界上更多人受益的办会初衷。

精彩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专业且不失“高贵”的第三届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在为期两天的满满收获中圆满落幕!更令人期待的是:明年的第四届Mayo Clinic中国医院管理峰会将依然秉承立于全球学术制高点的定位,全力促进顶级资源的流动与融合,也必将持续引领医界新风向!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第一时间获取lol现金竞猜医疗资讯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20170229 京ICP备160396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20170229

京ICP备16039627号